​文庫 Archive

Please reload

《藝術與設計的自律與他律》

August 15, 2018

 

 

太陽神性和酒神性的二元元素,被用於解釋創造性作品中的他律和自律概念。希臘神話中的阿波羅是光明、邏輯、秩序和理性之神,代表著他律,而戴奧尼索斯混亂、本能和情感的酒神,則代表著自律。這兩位神並非敵對,而是彼此的對比。弗里德里希˙尼采認為適合用於闡明他對審美的看法。在他的《悲劇的誕生》中,他將太陽神性稱為平衡、自覺和理想的美,而酒神性是原始衝動、狂亂的本質與狂喜。

 

 

根據尼采的觀點,太陽神性追求外觀的宏偉美麗,創造了平靜的幻覺屏障,抵禦現實的痛苦和恐懼。另一方面,酒神性釋放出最狂野的人性衝動,不僅帶來愉悅,也帶來毀滅的痛苦。其對人的本質的認識,破壞了個體性原則。即是,所有放縱、慾望與痛苦為人類共有的本質,在極度放大後,個體將與集體消融,不復存在。此二者特徵雖然彼此相反,卻有同樣逃避和尋找解脫的目標。因此,尋求夢與醉的狀態是人類本能,通過藝術的他律和自律,為人類的精神世界創造救贖。

 

 

隨著社會的變遷,藝術作品和設計皆打破了太陽神性與酒神性的平衡。由於當代藝術作品,無論是在畫廊、博物館還是手工藝市集,必須具有可交換的商品性質。因此,其自律衰微。藝術創作者必須修改其作品的路線,以適應外部干擾。創作者壓制內心自我解放的渴望,以滿足公眾的要求。相反的,自律在產品設計中得到發展。設計師的自決和內在驅力將他們的情感和思想投射在其設計中。自律越佔據主導地位,設計師的創作就越不拘其功能和實用要素。

 

 

藝術與設計的融合,他律與自律之間的拉鋸戰以及太陽神性與酒神性的脆弱和諧表明藝術,或者說所有創造性作品,其定義就像懸在空中的一條線。它隨風而動和搖擺不定,顯示著藝術在媒介、主題、詮釋和價值上的靈活與自由。

 

 

 

 

參考資料:

 

The Dionysian and the Apollonian in Nietzsche: The Birth of Tragedy Alexander Gatherer, Cardiff University

https://theoxfordphilosopher.com/2014/08/25/the-dionysian-and-the-apollonian-in-nietzsche-the-birth-of-tragedy/

 

Apollonian and Dionysian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pollonian_and_Dionysian

 

 

 

 


 

#工業設計 #產品設計 #台灣設計 #台南設計 #台北設計 #發明專利 #日用品設計 #家電設計 #創新創意 #公司 #顧問 #產品開發 #量產規劃 #製程安排 #機構外觀設計 #藝術 #定義 #功能 #自律 #他律 #尼采 #酒神#太陽神

 

 

 

Please reload

  • 黑Blogger圖示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Twitter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ainan City,Taiwan 台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