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庫 Archive

Please reload

《設計的學界與業界II》

May 8, 2019

 

 

教練,還缺給你搭竹筏的沒有?

 

 

教練笑笑,不用,那邊有人幫我搭船還給我繳學費呢。

 

 

 

 

我爬起來拍拍身上的沙,默默的彎腰拾起地上被我當作臨時浮板的木板。思考著把它做成槳的可能性。當我直起身時,見到岸邊有個人,正和之前把我們從海裡撈出來的水手說話。

 

A:我的貨要經過這片海域,穿過那個海峽,送到那邊的港口。

 

水手:要抵達那個港口,我建議繞過這個海角...

 

A:我覺得,你那個航線沒有我的好誒。

 

水手:順風,還可以避開暗礁…

 

A:那可不可以多送幾個不同港口?

 

水手:這條航道我們之前走過,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A:那可不可以幫我多送幾件?

 

水手:多的要加錢,這個價。

 

A:太貴了吧!我問過,那邊那艘船跟那艘,只要一半。

 

 

 

水手看了看A指向的船隻,諷刺的哼了聲。他用解釋了無數回的語氣說道:那艘捕蟹船的船長在訓練單位當教練,領教練費還順便拿學員當水手。先不說學員的航海經驗與能力,付的是工讀生薪水(呃,不對,是根本沒薪水。),自然敢開那個價。

 

 

 

那是一艘小船,船身印著某個訓練營的標誌,看著還蠻厲害。仔細一瞧,船艙逼仄擁擠,上頭盡是拼命划槳的學生,後方坐著氣定神閒的教練。

 

水手又指了指另一艘更小的船。船上只有一名水手,正焦頭爛額的向幾艘漁船追問貨物下落。

 

 

水手苦笑:他一人吃,全家飽,當然可以只收一半。船長兼船員,能力再強也做不完全部的事,只能委託其他船。很難有心力開發新航線,且難以掌握整個運送過程,風險不小。

 

 

A搔搔頭,摸摸腳,回了一句:沒差,便宜就好。逕自往揚著名師航海士旗子的船走去。

 

 

水手一臉無奈。貨是勉強送出了,但不是泡了水,就是送錯地點。半途迷航而返,甚至翻了船的也大有人在。貨送到位後,回收的利益不知多少倍,難道不值這趟的錢嗎?

 

 

削價競爭,反正便宜就好。

 

 客戶既不介意品質被犧牲,也不在乎水手被剝削。劣幣逐良幣。不健康的產業生態,使勞力供給扭曲。

 

學員畢業後還會有更多新生。至於學員畢業後有沒有辦法活下去?那就不是教練的事了。反正沒案子還能領教練薪水。

 

 

接著,水手和他的夥伴踏上一艘小船。看起來雖然風雨飄搖卻身經百戰。我們倆相顧無言。末了,他拋下一句話:也許,錯的是這個世界...

 

 

 

我躺回海灘上,思考到底是誰錯了。

 

 

短視近利的客戶A?

 

沒有教我們航海的教練?

 

沒有想到要自己去學航海的我?

 

認真運用「資源」賺錢的教練?

 

 

還是,被賣了還幫人數錢的我?

 

 

 

 

 

 

 

 

 

 

Please reload

  • 黑Blogger圖示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Twitter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ainan City,Taiwan 台南市